那些過分客氣的人經歷了什麼

那些過分客氣的人經歷了什麼
value101 2020-02-14 檢舉

那些過分客氣的人經歷了什麼

 

 

我覺得,“不麻煩你”是我的溫柔。

可你卻說,這是我們一直無法交心的源頭。

 

 

那些過分客氣的人經歷了什麼

大上週,我難得休個週末,本想好好補個覺卻被我媽:“這麼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訴我”的一聲大吼給嚇醒了。

我媽一向與人為善,多年前更是在我姥姥的帶動下信了佛,之後就變得更加雲淡風輕。這幾年除了在教育我不能“見一個相親對象就得罪一個人”這件事上發過火之外,再沒見什麼事能讓她如此氣憤了。

我躲在臥室裡偷聽了一會兒,惹我媽生氣的主角好像是她的閨蜜王阿姨。

說王阿姨是我媽的閨蜜其實不太準確,她倆從小一起長大,是地道的“青梅”,感情要比如今我們所講的“閨蜜”深上很多,而且她們那個年代,都住在職工大院裡,王阿姨和我媽媽都是彼此家裡的常客,兩個小姐妹甚至好到在對方家裡住一星期也不會被對方家長嫌棄。

即便後來升學、就業、結婚生子,即使聯絡的沒有小時候頻繁卻也沒有讓她們的感情冷淡下來。我出生的第二年,王阿姨也生了一個女兒,我媽說她當時的心願是:希望她們那一代的友情可以在我們這一代身上得到傳承。我媽“如意算盤”雖然打得不錯,但架不住生活變故的靠近。

 

 

我小學二年級時,王阿姨的丈夫因工作壓力被診斷出中度抑鬱,那個年代,人們對於抑鬱症的了解遠不如今,因此導致王阿姨一家備受街坊四鄰的非議與白眼。終於有一天,忍受不了的王阿姨選擇帶著一家搬離這座生活了多年的省會城市,前往同省的一座沿海小城,那裡的環境氣候不僅更適合她丈夫養病,也可以幫她擺脫周遭的流言蜚語,給她們一家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

王阿姨一家走的那天,我們全家出動去車站送行,我媽在車站千叮嚀萬囑咐讓阿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定給她打電話,雖然距離遠了,但感情絕不能冷了。

王阿姨剛走那會兒,她們幾乎每週都要通一次電話,可時間推移,工作、家庭、孩子,太多的事要她們分心,再加上兩個人不在一座城市,沒有辦法頻繁見面,這些或客觀或主觀的原因還是導致兩個人的聯繫淡下來,最後只剩下逢年過節的問候了。

 

 

我再次聽我媽說起王阿姨的消息是在我參加工作的第三年。那年,我媽去參加一次小學同學聚會,在會上聽曾經一位與她們一個大院的同學說,在菜市場偶然碰到了王阿姨並且還互相打了招呼。

我媽當時那個震驚啊,因為那年過年,我媽和王阿姨發微信拜年時完全沒有聽她提起已經搬回來的事情。

也顧不上什麼同學會了,我媽一個電話撥出去向王阿姨求證她是不是回來了,在我媽多番“威逼利誘”之下,王阿姨才承認她們一家人確實搬回來了。

掛了電話,我媽一把火就上來了,她說,她當時很想質問王阿姨回來了為什麼不告訴她,這不擺明了不把她當朋友嗎!但她心裡又能理解王阿姨此舉的原因,要照顧丈夫、孩子還得賺錢養家的王阿姨這些年一定過的很辛苦,所以不想讓她知道。

即使生氣,隔天她還是按照王阿姨告訴的地址,帶了好些東西去找她的“青梅”敘舊。

 

 

那天,我媽回來很晚,回來時一副“霜打的茄子”模樣。聽她簡單敘說後,我爸安慰她,多年不見,沒話題聊是很正常的。但對於我媽來說,比起疏離感更讓她不能接受的是王阿姨的客氣。

“謝謝”,“辛苦你了”,“給你添麻煩了”成了王阿姨與她交談的主旋律,雖然之前我媽已經從電話裡對她們之間感情的變化有所察覺,但親眼所見遠比耳聞更讓她受打擊。

她想不通是什麼把她的朋友變成這樣!是時間,人心還是距離?

 

 

那些過分客氣的人經歷了什麼

壓死我媽和王阿姨友情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王阿姨家孩子結婚的事兒。我媽知道消息時已是人家完婚的一個月後了。

這也就解釋了開頭,我媽大吼的原因。因為王阿姨根本沒有通知我媽去參加她孩子的婚禮。

最讓我媽生氣的是王阿姨給出的解釋:“你忙,我怕給你添麻煩”!

武志紅在《巨嬰國》裡說的一句話:很多人怕麻煩別人,但是,不麻煩彼此,關係就無法建立。

我媽和王阿姨多年情誼,也在王阿姨一次次的“怕麻煩裡”快要消磨殆盡了。

 

 

沒有完全消失的原因是王阿姨的女儿知道了這件事後找到了我,和我說起王阿姨性格與為人處世轉變的原因。

當年阿姨丈夫的病不僅讓她們一家備受鄰里嫌棄,同時還遭到家族親人的白眼。

雖然談不上“眾叛親離”,但親人們一次次地推諉、躲避到最後的惡言相向徹底讓王阿姨不在寄希望於他人。

連有血緣關係的親人都指望不上,她有怎敢把希望寄託在朋友身上呢!

 

 

那些過分客氣的人經歷了什麼

王阿姨的感受我多少能夠明白,因為我有同學和她很像。

我的高中同學小偉曾給我發過幾張微信的聊天截圖,是她和單位同事的對話。無論是同事還是老闆,她的回复永遠是:“好的好的”“辛苦了”“太感謝了”“麻煩你了”!

看完聊天截圖,我完全無法和我認識的那個肆意飛揚的小偉畫上等號。

她說工作的這些年,面對職場的人際關係,她覺得自己已經開闢出了一個完全不像自己的“第二人格”。

造成她“第二人格”的原因要追溯她畢業時的第一份工作,那會她在一家廣告公司負責廣告製作。當時廣告片裡的一位演員無論導演怎麼講戲都不能詮釋出腳本中的情緒,因為她和演員很熟,所以就上前用略微嚴厲的口吻直言不諱地指出問題所在。

 

 

事情過後她也沒有太在意,可沒兩天她就被老闆叫去了辦公室,老闆以她利用職權刁難同事為由開除了她。即使小偉解釋自己只是從專業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建議,但因為沒有人出面給她作證,所以只能捲鋪蓋走人。

如今的小偉成為全公司脾氣最好的人,卻也被同事議論成“怎麼混都混不熟的人”

因為她對誰說話都是客氣萬分,所以不了解她的人都覺得她客氣到虛偽,整個人都散發著“假惺惺”的味道,但只有了解她的朋友知道,客氣是她保護自己的一種手段。

 

 

以前看文章裡寫:“ 好的關係,就是彼此不客氣。 ”

這話沒錯。可我們也得知道,“不客氣”是需要分人的。對於特別相熟的朋友,我們當然可以不客氣,但是對於一般的朋友,客氣是讓雙方關係穩定發展的重要前提。

所以,如果你遇到對你“過分客氣”的朋友,請不要一味的覺得他虛情假意、不可交,不妨先聽一聽他的經歷或者反省一下自己,你到底有沒有給他可以對你不客氣的那份“安全感”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