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不配看見你的善良

有些人,不配看見你的善良
value101 2020-02-16 檢舉

生活中,真的到處都是坑,而且不是別人挖的,淨是自己給自己挖的。

01

昨天更新完下午的文章,看了下時間才四點半,就想著要么就做晚飯吧。

於是在群裡吼了一聲,本來只有小哥哥和李先生兩個人,結果後來又加了樓上一對情侶,我就要做五個人的飯。

這就有點犯愁了,我會做的菜都做完了,總做一樣的,別人肯定也吃夠了,嘗試新菜品吧,這麼多人,我這廚藝,上天入地的,自己都不知道能黑暗到什麼程度。

因為買的食材是吃飯的人均攤,人多的話,買菜也不好意思買太貴,萬一做砸了感覺沒法交代。

 

 

本來想去就近的小超市,但五個人,盤算著,至少要做四菜一湯,去遠一點的大超市吧。

買回菜來已經五點半了,我就有點著急,做飯過程中各種出錯,先是做土豆泥的時候,端盤子被狠狠的燙了手,後來又是切黃瓜切到指甲(幸好有做美甲呀,只切掉了厚厚的指甲油),結果這一下我就開始手抖了,切的菜又厚又醜。

再後來更慘,想做個虎皮尖椒,炸青椒的時候,那個油啊,劈裡啪啦往外跳,不僅我自己從手背到腳踝被燙的全是小紅點,還連累了同時在做菜的隔壁姑娘。

然後我倆還苦中作樂,開玩笑說:“幸好沒燙到臉,做個飯太不容易了,簡直冒著毀容的危險。”

 

 

有些人,不配看見你的善良

 

再然後,她那邊又出了問題,李先生下了班進了下廚房,她回頭跟他講話,結果一不小心把一碗肉直接扔出去了,碗掉鍋裡,肉撒了一半。

我倆接下來的表現就有點搞笑了,她開始罵男朋友,“還不回家,該回來的時候不回來,關鍵時候不回來,五分鐘內再不回來就別吃飯了……”我沒有男朋友可以出氣,就在旁邊罵菜罵油罵刀,結果她先做完了,說了一句粗話:“這頓飯,可算他媽做完了,要了老子半條命。”

我也憤憤的想總結一下,可是半天也想不出一句能表達當下鬱悶情緒的髒話,就恨恨的說:“我特麼今天也做的超不開心,老子決定不做湯了。”

 

 

02

說實在的,做飯這件事,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我幾乎就是身不由己的被架上去的。

本來只是心血來潮買了菜要做個飯,然後也不敢保證廚藝,想著如果大家願意吃,就請他們吃。

結果吃了兩頓就要算錢給我,三四頓之後又說開始交伙食費,列表格,記吃飯次數,我就有點蒙了,這是要幹嘛,我都不知道我能做幾次飯呀,攔了兩下,沒攔住,就這麼執行了。

 

 

既然都這麼興師動眾了,我也不好意思做兩次就不做了吧,而且感覺他們對於有飯吃這件事,好像還覺得挺幸福,我更不好意思掃興了,好在前期我的熱情還在,倒也不覺得麻煩。

再後來,我又給自己挖了個大坑,開始做早餐(這個,初心真的只是想小哥哥有熱熱的早餐吃),可是家里人那麼多,大家一起搭伙,就不可能只做他一個的呀,所以,他們有的8點半就出門,我得7點去做早餐,好在我本來就起床早,也沒覺得多辛苦。

 

 

有些人,不配看見你的善良

 

但最近寫文章多,就感到精力不夠用了,做飯的熱情也沒那麼高漲,而且越來越覺得自己像被綁架了似的,有時只想隨便做點東西吃,應聲的人一多,就不能隨便了。

糾結了好幾次,想嘗試些麻煩的菜式,又怕做砸了或者做太慢,別人回來吃不上飯……總之,僅僅做飯這麼個小事,我就又把自己給捆起來了。

而昨晚做飯時跟隔壁姑娘聊天,好像忽然想通了,她說:“你本來也沒有義務照顧他們,做飯根本不需要問,多添兩個人,你就要多很多辛苦。”

 

 

說的是呢,我本來就想自己做著玩兒,後來是想做給想做的人,怎麼就一下子成了我要做給一大家子人了。

我其實只想竭盡所能的,把自己的溫暖給我想溫暖的人啊,可是莫名巧妙的,事態就又演變成了,不好意思、身不由己。

想起之前有一次散步小哥哥說的話,原話不記得了,大概意思就是:你的溫暖要給那些真正需要,也真正懂你的好的人,那才是你的價值最大化。

是呢,每個人的能量都是有限的,把它留給最想給,也真正值得的人就好啦

也剛剛好,昨晚樓上的姑娘要退夥,我就決定以後做飯,也隻小範圍了,忽然覺得一下子輕鬆起來,像卸下了一個重擔,不用背負任何人的期待。

 

 

有些人,不配看見你的善良

 

03

想到《我不是藥神》點映的時候,和小哥哥一起去看,看完之後發現,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感人的場景,而是後來,程勇把代理權賣了之後,黃毛還有那些買過他藥的人的態度。

出了電影院,我跟小哥哥說:“你看,人性就是很涼薄的,程勇他有什麼錯,他一開始就是做個生意,想賺點錢,結果就被道德綁架了,就得冒著坐牢的風險去幫助別人,這件事你做了,大家就要求你要做到底,給了他們希望,又一下子剝奪回去,你原來的好就都變成了惡。”

大部分人看到的都是自己的苦,看不到別人要付出的代價,甚至因為自己苦著,別人就應該見死而救,不管他需要付出什麼。

 

 

之前看過一個電影截圖,台詞是這樣的對話:

“為什麼你不讓別人看到你善良的一面?”

“因為如果他們看見了,就會期望我一直是善良的。”

而且,有時候,甚至不只是別人要求你善良,是你自己都把自己放到神壇上,不忍心再走下去了

就像程勇後來做的,原來那些慢粒白血病病人跟他有什麼關係呢,可當他看到呂受益的死,再想到自己明明能給他們生的希望,就算都是無關的人,良心也不允許他袖手旁觀了。

所以最後,他不僅倒貼進去自己這幾年賺來的錢,還加上了幾年的牢獄生活。

只不過,在後來的他的價值觀裡,他一定覺得這些代價都是值得,因為,自己只是犧牲了錢和幾年的自由,卻挽救了那麼多生命。

 

 

但我想說的是,這世上的事,真的都好複雜,因為你永遠無法預料,作出一個選擇之後,接下來會牽連出什麼樣的蝴蝶效應。

可以選擇善良,可以選擇犧牲,可以選擇溫暖無關的人,但是,希望所有人都記住一句話:大家都是普通人,不要用“神性”去要求任何人,包括自己。

沒有人能夠兼顧所有人,努力照顧好自己和身邊的人,你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